国际地图 南京总统府门票

导读:法国总统选举,旧爱新欢总统,南京总统府门票,国际地图,源于时任河北省领导在2007年提出的“三年大变样”。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石家庄桥西区政府在2009年引进祥云国际项目,省市方面都进行了力推。不过,包括祥云国际在内的诸

国际地图有限公司(下称爱达置业),该公司副董事长赫然显示为沪上神秘富豪颜立燕。他曾是上海多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曾位列2006年胡润百富榜第56位,被称为“国资玩家”。但他因金融犯罪,于2011年被判刑。爱达置业目前的董事长为张金水,曾是颜立燕的下属。
记者多方打听求证,却无人能说清爱达置业为何以及如何入主的祥云国际。而在该公司接手前,祥云国际的原始开发商老板李生,已于去年3月,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骗取贷款罪、虚开发票罪,合并被判刑13年;其妻子尹文佳则被认定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去年夏天终审获刑4年6个月。
六年多烂尾,历经多次转手;神秘富豪隐现……“网红大楼”祥云国际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祥云国际”一角。摄影:李游

银行副行长辞职经商,

李生东北起步河北发家
李生的老家是黑龙江双鸭山,1958年出生的他,在4岁时便没了父亲,母亲改嫁后由爷爷奶奶抚养。 长大后,李生做过代课老师,在供销联社卖过水果,6年后成为果品公司经理。
凭借着聪明与机遇,李生进入中国银行双鸭山分行工作,也就是在银行期间,他的商业头脑逐步显现,并开始灵活使用资本杠杆。
李生的第一桶金来自于上世纪九十年末期的一次偶然机会。当时,双鸭山物资贸易中心欠了中国银行数百万贷款无力偿还,银行便将对方的大楼收了回来。但有很多在大楼里开商铺、做生意的人不愿搬出,银行也无法强制处理。
双鸭山中行当时的领导感叹道:“这楼怎么就卖不动了,怎么就没人要没人买呢?”时任该行副行长的李生半开玩笑说:“要是没人要啊,也就我胆大,敢要这个了。”
领导一听,当即指出这是个好办法。很快,李生采取分期付款方式,将价值500万的大楼买下。他的办法是先找人东拼西凑借了100万,又通过关系用大楼房产证贷款300万,然后还找其他人进行投资发展成股东。
拿下大楼后,李生马上从副行长的位置上辞职,从此进入商场。
联邦伟业创始人李生
仅仅拥有大楼并非李生的初衷,他随即将大楼改造成包括餐饮、歌舞厅在内的高级大酒店,之前不愿意搬走的商户,也被他网罗到旗下,负责起后勤、供热、供水等工作。
2001年,在东北起步的李生,带着800万元前往河北掘金,谁也不知道他为何去石家庄发展。他于当年成立了河北联邦伟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邦伟业),该公司于第二年,即2002年的4月5日正式工商注册。
也就在工商注册的当年,一个叫尹文佳的17岁东北女孩开始担任公司出纳,那一年李生44岁。二人后来有了孩子,尹文佳也成为李生第三任妻子,2005年左右,李生将联邦伟业的40%公司股权给了尹文佳,并做了工商变更登记。
联邦伟业成立头几年,李生虽也参与了一些地产开发,却没做出什么名堂。直到2006年建设“空中花园”商住一体化小区,才一炮走红。
该项目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李生耗资3亿元,将七座高层住宅楼的第六、七、八、九层连接起来,建设了一个高空全封闭的热带花园,这在当时属于全国独一无二。这个人造项目,还曾被评为国家4A景区(后期被国家旅游局摘牌处理),门票售价30元。
李生
该项目点燃了石家庄人民的好奇心,大家趋之若鹜,李生也因此得以把“空中花园”楼上的商住公寓全部卖掉。这个项目成为联邦伟业的名片,并赢得石家庄人的口碑。
据李生后来对司法机关的自述,从那时起,联邦伟业就开始民间集资了,但初期规模较小,资金也就几个亿。由于他能按时支付利息,信誉极好,很多人主动把钱交给联邦伟业。
除了民间集资,在2008年时,李生还授意公司高管,使用伪造的房产备案合同,编造虚假的首付款、收入证明等资料,让员工等人冒充购房者,以购买所开发房产的名义,骗取河北银行按揭贷款。
李生之所以多方筹钱,因为他要办大事。
2012年1月3日,央视《奋斗》栏目播出了一期长达26分钟的人物专访,主人公正是李生。李生在节目中吹嘘“空中花园”的同时,重点推荐了在建的“祥云国际”,他的钱主要投到了这个新工程。
祥云国际的建设背景,南京总统府门票资入股,接手了联邦伟业100%的股权。
爱达置业早在2002年就已成立,但2016年之前几乎没有大动作。而从2016年开始,该公司从哈尔滨哈西新区频频拿地,且都是黄金地块,业界称其为“哈西王”。但这些地块据媒体披露,疑似协议出让所得,并非竞拍来的。
目前,哈尔滨一家企业接手了祥云国际。摄影:李游
工商信息显示,爱达置业目前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哈尔滨爱乐实业有限公司、哈尔滨爱达餐饮有限公司,前者持股95%,后者持股5%。
爱达置业的董事长是张金水,副董事长为颜立燕,前者曾是后者的下属。2011年,颜立燕因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判刑后,张金水成为爱达置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不过,张金水和颜立燕二人均没有出现在爱达置业的股东名单中。
公开资料显示,颜立燕,男,生于1962年4月24日,祖籍江苏,曾是上海多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但其风格素来低调,为外界所陌生,以至于曾被误列入“女富豪排行榜”。这位上海滩神秘富豪曾一度陷于备受关注的“上海社保基金案”旋涡,但却安然脱身。此后因为上市公司爱建股份系列窝案被上海警方立案侦查,2010年2月3日,颜立燕因涉嫌“掏空”爱建系,在上海一中院出庭受审,被控涉嫌挪用资金罪及合同诈骗罪。
据财新传媒的报道,“爱建系”窝案民刑交织,最终颜立燕签订了19亿元的债务归还协议。协议敲定后不久,2011年6月17日下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颜立燕因违法发放贷款罪一审被判刑3年,缓刑5年,处罚金2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颜立燕被当庭释放。
这几乎是有关颜立燕的最后一次新闻报道,此后近十年来,再无其任何公开消息。此番爱达置业接手祥云国际,颜立燕在其间所发挥的作用也无人知晓,至于这是否法国总统选举


位于石家庄黄金地段——紧邻南二环、距火车站仅2公里的石家庄“祥云国际”房地产项目,在烂尾6年多后,如今已零散开始复工。
这个曾有当地政界人士背书的百亿地产工程,因开发商行贿官员和非法集资等问题烂尾。不过,这个烂尾工程因外观类似俄罗斯建筑群,在全市楼宇中独树一帜,吸引了很多年轻人钻过铁丝网,跑到满目疮痍的工地去进行影像创作,将之包装成河北“最美烂尾楼”。祥云国际由此登上网络热搜榜,让众多购房者和投资人哭笑不得。
工程停顿6年多后,祥云国际日前迎来新东家,并陆续开始复工建设。工人们搭起脚手架,还将原有建筑外观涂成了五颜六色。原先很多人可以通过铁丝网翻越到工地,现在整个工地被蓝色围挡包围起来,几乎无法再进入,工地里面则摆放着不少新运送过来的建筑材料。
有工人在“祥云国际”施工。摄影:李游
工商资料显示,接手祥云国际的为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旧爱新欢总统事发于当年主席台就座的一个人。这人便是桥西区区委书记陶明法。陶明法出事的原因,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2012年8月,陶明法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他在自己的办公室,收受了李生10万元美金的贿款(折合人民币63.305万元),承诺为祥云国际办理相关手续,并协调项目有关工作。
陶明法做的第二件事,是雇用了一个开发商,让他带人在2012年8月的一个晚上,将下班回家的中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暑末用刀砍伤。警方侦查发现,此事起因竟是张暑末与陶明法的一名情妇好上了,遂由醋意产生报复。
2012年10月下旬,陶明法被执法机关带走。因李生与砍人事件无关,他也没觉得那10万美金会出事,所以,祥云国际仍在如火如荼集资、卖楼。
彼时的联邦伟业,已经不是小房企,他们除了在京津冀有项目外,在上海、海南、黑龙江等地均有布局,项目储备面积达到750万平米,但最著名的仍是位于石家庄的“祥云国际”“空中花园”,以及“联邦名都”。
联邦伟业逐步做大后,很多资本机构纷至沓来。相关银行也给联邦伟业放贷、融资。这些规模庞大的投资阵容,让联邦伟业和祥云国际在燕赵地产界声名鹊起。
但已经拿到不少融资的李生仍不满足,这些钱不能撑起他打造地产王国的雄心。2013年底开始,李生等人搞了一个投资祥云国际6至8年返本金的活动。只用了三个星期,就集资4亿元左右。后来,联邦伟业按24%年息,又从社会上集资大约22亿。
大约在2014年6月份,李生在例会上又给公司所有人都布置了融资任务,规定副总以上每月100万元,主任级是50万元,级别越小,额度越低。
而此时的陶明法,于2013年10月31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五年。服刑期间的2014年7月29日,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河北,陶明法又被带走,并于当年8月28日代押于廊坊市看守所接受调查。
陶明法
据石家庄官场人士透露,陶明法2014年被查,是时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于当年落马的重要起点,因为此前二者私交甚密。而李生也被传闻,借助陶明法的关系结识了梁滨。
2014年9月27日,在陶明法被调查将满一个月时,李生被调查人员从祥云国际售楼部带走,很快他就交代了向陶明法行贿的问题。不过,李生也只是众多行贿人之一。

债务压身导致楼盘烂尾,

妻子花720多万为别的男人买豪车
李生出事前,联邦伟业整体运营还算顺利,他们向各个机构和自然人的还款基本正常。
但他被带走后,联邦伟业瞬间失控,尤其是祥云国际被迫停工后,很快引发资本方的恐慌。以德信资本为例,联邦伟业拿土地和在建工程向其做了抵押,李生和妻子尹文佳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前者正接受调查,后者没能力处理,以至于出现兑付危机。
这种危机还时刻威胁着华夏银行、河北路桥、河北融投、华融资产、华融湘江银行等一系列债权人。德信资本出具的投资报告显示,截至李生出事,该公司总计对外借款46.5亿元。事实上,当时联邦伟业的总资产还有100多亿,如果处理得当,这个危机或许能过去。
可谁也不知道李生什么时间能回归。尤其是2014年11月20日,中纪委宣布梁滨接受调查后,很多人猜测李生在短期内无法出来了。
于是,2014年12月,一些联邦伟业的债权人与河北融投签订并购重组协议,还迅速发起、设立并购投资基金,受让并持有了河北联邦的部分股权。从后期表现来看,这是联邦伟业最有希望被救赎的机会,但最终却流产了。
事情出在河北融投身上,该公司全称是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不仅是一家省属国企,还是中国第二大担保公司。
几乎就在它要拯救联邦伟业的同时,河北融投也出事了。2015年1月25日,河北省国资委下文,宣布暂停该集团的全部业务,而河北融投自身还向联邦伟业融了10亿资金。
不久后,河北省政府、石家庄市政府和几个联邦伟业债权人代表开会商量重组,但最终重组失败。至此,联邦伟业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并逐步突破总资产。
“祥云国际”商业部分正门口。摄影:李游
记者获悉,李生被带走后,联邦伟业虽然欠着融资机构巨额债务,但公司员工并不紧张,他们相信李生能回来重振公司,所以继续进行非法集资。
从李生出事到2015年5月,在半年多时间里,公司多名高管又以高息为诱饵,吸收了1425名投资人的钱,涉及金额55.97亿余元。
李生被带走后,他的哥哥告诉尹文佳,自己有个叫双鸭山老乡,可以将李生救出来。救夫心切的尹文佳,只打了一张白条,就从联邦伟业转走2000万到李生哥哥账上。可事情没办成,所谓的办事人,只给尹文佳退了1000万。
退回来的1000万则又被尹文佳花掉了。她向司法部门交代说,自己花费600万元,给一个王姓男子买了辆兰博基尼车。需要指出,在2015年初,尹文佳就辗转到了大连去生活,住在当地一家宾馆的7号楼。
谁也没想到,李生被带走数月后,又毫发无损地回来了。与此前众星捧月的待遇完全不同,那些与他深度打交道的官员、行长、商人、合作伙伴等,都离他远远的。李生也深知联邦伟业包括祥云国际在内的项目,已经无力回天了。
在家郁闷了一段时间,2015年12月22日,河北廊坊固安县人民法院判处联邦伟业犯单位行贿罪,但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李生被免予刑事处罚。李生自由了,可祥云国际仍在停滞中。
李生离场这段时间,石家庄正在强力整顿楼市,2015年石家庄的房地产市场非常低迷,很多售楼部无人问津。
在李生被免予刑事处罚后不久,当地房价开始疯涨,李生却已无法在楼市中分羹,等待他的全是接连违约的债务。彼时的联邦伟业,已经负债180亿,而集团的总资产只有105亿。
不少人称,联邦伟业如果能撑过2016年,或许会是另一种局面。但无法熬过去的联邦伟业,在2016年11月向法院申请破产,法院于2017年3月17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这意味着,百亿规模的联邦伟业正式进入破产程序,祥云国际则继续烂尾。
“祥云国际”正逐步复工。摄影:李游
本来,李生对公司还有控制权,可祥云国际上万业主无法拿到房屋后,开始有计划地到河北省政府以及国家有关部门维权,这让有关领导非常难堪。
2017年8月9日,李生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5日,桥西区人民检察院对其进行批准逮捕。
身在大连的尹文佳得知丈夫又进去后,预感到自己也要出事,就先回了趟双鸭山,然后又返回大连,用朋友的身份证,乘火车去了海南躲避通缉。
司法材料显示,就在尹文佳被通缉期间的2018年5月,她又花了120多万,给一名曹姓男子买了辆奔驰轿车。2018年7月11日,尹文佳也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石家庄警方刑事拘留。

“走马灯式”的接盘,

最终出手者暗藏神秘富豪
烂尾的祥云国际曾多次差点重生,但都没能成功。
李生暂时获得自由的2015年,安徽蚌埠的中新房华夏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新房)前来接盘,李生让出了60%股份,可这家企业资金实力一般,他们为联邦伟业融了3个月资金,一分钱也没拿回来。折腾了几年,祥云国际的复工毫无起色。
到了2018年1月,尹文佳退出联邦伟业股东身份,中科建设供应链管理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中科供应链)加入进来,成为联邦伟业另外的股东。当年3月份,中新房退出股东身份,中科供应链全部控股了联邦伟业。
中科供应链接手后,承诺拿30亿来解决棘手的债务问题,官方也公开承认了它的身份,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祥云国际烂尾的工地未见有大动作。
2019年9月,中科供应链也退出了,联邦伟业由北京信托全资控股的中科嘉业房地产开发石家庄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嘉业)接手,并成为唯一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20年以来,石家庄各级要求全面开展房地产项目“烂尾楼”的整治建设,“全力推进房地产遗留问题”成为石家庄各个区域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内容之一。
可谁也没看到中科嘉业具体做了什么,到了2020年11月,中科嘉业也走了。
在这个关键时机,来自李生东北老家的爱达置业出现了。工商资料显示,2020年11月26日,爱达置业全国际地图源于时任河北省领导在2007年提出的“三年大变样”。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石家庄桥西区政府在2009年引进祥云国际项目,省市方面都进行了力推。
不过,包括祥云国际在内的诸多“三年大变样”项目,都存在土地、建设手续的瑕疵,这种违规开发的后遗症,很多至今还未消除。
刚被粉刷过的“祥云国际”。摄影:李游
祥云国际号称占地1800亩,总投资170亿,是集合了主题公园、特色商业、旅游文化、休闲娱乐、生态居住为一体的特色旅游城市综合体。而且该项目落地的2009年,石家庄新火车站也正式开工,二者建设速度并驾齐驱。
到了2012年,石家庄火车站铁轨铺设进入尾声时,祥云国际主体也基本建设完毕,其中1300多亩的南部区域是住宅,北部400多亩为商业,商业又分为“吃遍全国、购遍全球、玩遍世界”三大部分。李生称,要将主题乐园部分“打造成中国的迪士尼”。
自幼生活在黑龙江的李生,对俄罗斯文化情有独钟,所以,祥云国际商业建筑区域,均是俄罗斯风格或巴洛克风格。

区委书记雇凶砍伤情敌,

被抓后牵出开发商行贿
2012年5月31日,石家庄市新闻中心召开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祥云国际“吃遍中国”商业运营项目正式启动。台上坐着6个人,除李生外,还有石家庄市副市长,以及桥西区区委书记陶明法,会议由石家庄市外宣局局长主持。
在全国范围内,这种由官方站台的地产推荐并不多,当地媒体纷纷给予报道。见惯了大场面的李生,还是非常激动,他从没想过自己能与副市长同坐主席台。
推介“祥云国际”的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让很多市民看到了李生的巨大能量。2012年6月30日,李生租下河北省艺术中心,正式启动祥云国际的开盘仪式,很多人开始付款买房。
但谁也没想到,祥云国际会在两年多后烂尾,而且南京总统府门票神秘富豪接手河北最魔幻烂尾楼,原开发商夫妻双双入狱

导读:法国总统选举,旧爱新欢总统,南京总统府门票,国际地图,源于时任河北省领导在2007年提出的“三年大变样”。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石家庄桥西区政府在2009年引进祥云国际项目,省市方面都进行了力推。不过,包括祥云国际在内的诸

评论